侯丽、陈丹燕:鲍立克与大上海都市计划

 发表于:2017年5月4日 20:10


年轻时的鲍立克

  【上海热线文化讯】“茍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用这句出自《大学》的话来形容近百年来上海城市的变化,恐怕再合适不过了。自1843年开埠后,大量的东西方文化在此碰撞、融合。这种结合在快速迭代的城市建筑及日新月异的整体变化上尤为突出,许多外国建筑师、规划师在此留下印迹,这种印迹对上海之后的城市发展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鲍立克便是其中一位典型的代表人物。

刚抵达上海不久的鲍立克与友人在乌篷船上

  自1933年来上海,到1949年10月回东德,这位城市规划师、“大上海都市计划”的执笔者之一秉承德国人严谨、整洁的处世态度,为上海留下了3000余张关于这项计划的珍贵手稿。

活动海报

  4月29日,《鲍立克与大上海都市计划》展览开幕式及《鲍立克在上海:近代中国大都市的战后规划与重建》(以下简称《鲍立克在上海》)读书汇在上海城市规划馆举行。本书的作者侯丽女士,现为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教授。本科期间研修城市规划的侯丽在攻读博士时,逐渐将视线聚焦于历史、人文、科学等多学科交叉的领域,并着力研究新中国前三十年社会重工业化与城市化的关系。在读书汇上,回忆27年前初来上海的情景,她不禁感叹这座城市惊人的发展速度和魔力。

侯丽讲述她眼中的鲍立克

  为了完成《鲍立克在上海》一书的编著,侯丽查阅了收藏于柏林的包豪斯档案馆、哈佛设计院档案博物馆、耶鲁神学院等关于鲍立克的文献资料,以及那3000多张手稿。侯丽认为,这些手稿对《鲍立克在上海》一书的完成有着巨大的帮助,鲍立克对于资料的整理、归档以及标识都非常清晰。本书以大量详实的图文资料,挖掘了一位因纳粹上台而被迫流亡上海的包豪斯设计师理查德·鲍立克(Richard Paulick, 1903—1979)在上海十六年的流亡生涯,描绘了一幅丰富的近代上海跨入现代门槛的城市历史图景,展现了鲍立克和他的中国同事们在战火、废墟和乱象中以“战风车”的精神完成大上海都市计划三稿的珍贵历史。

陈丹燕讲述城市规划情怀(朱侃摄)

    当日读书汇还邀请到著名作家陈丹燕女士。擅长用文字描述“旧上海”的她笑称,主办方将表达情怀的部分交给了自己。陈丹燕用她那一贯知性、温婉的声音说道,令她感动的是,上海这座从码头发展而来的城市,规划师们在规划中希望每个人都能在这里享受到自己阶层的生活,每个阶层可以在这里和谐相处。更难得的是在内战阴云密布、炮声隆隆、金圆券贬值、人们蜂拥抢米的时候,这些规划师怀揣着超乎时代的情怀、对于城市的爱惜去研究1946年到1949年,上海应该怎么发展。

《鲍立克在上海:近代中国大都市的战后规划与重建》封面


与读书汇一同开幕的《鲍立克与大上海都市计划》展览通过百余幅图片共两大部分展开,分别为“鲍立克及其同仁作品展示”,“鲍立克的生活、社会、历史背景图片”。以时间为序,叙述了鲍立克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接受现代主义建筑和艺术设计教育,后被迫流亡上海以室内设计和家具制作为生,到抗日战争将要结束时成为沪上名校圣约翰大学的都市计划教授,并成为战后大上海都市计划编制的主要技术负责人,最终返德取得丰硕成果的传奇一生。

活动现场观众

展览特别关注国家、社会和技术精英们对中国走向现代化的追求如何体现在上海这一特定历史空间范畴内,以及鲍立克作为一个国际专业人士与不同群体、机构是如何相互影响,营造出一个投射其理想愿景的发展共同体,从而影响现代国家与城市建设的。对曾被有意或无意忽略的鲍立克特殊经历的重新挖掘,给参观者描绘出一个宏大的历史、政治、人文地理背景下中国城市及其规划的现代化进程的丰富图景,从而使参观者更好地理解国家与都市文化,政治、教育及实践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

嘉宾互动分享

本次展览系历史上首次系统完整地展示鲍立克这位对上海乃至中国城市规划影响深远的外籍规划师,在学术、人文及历史层面都具有宝贵的价值。其中有大量首次公布的珍贵的历史档案资料,如中国著名的建筑历史家、建筑教育家、建筑师梁思成先生与鲍立克之间的信件等,填补了上海城市发展在近现代交替阶段的一段历史留白,也让观众能直观地了解一位杰出的城市规划师对于一座伟大的城市来说,有何等重要的意义和作用。

 

 

作者

... 本站编辑   阅读量:0

微信公众号

交流行业资讯,推荐新书好书,分享阅读体验,共享优质文化资源